あすびよ。 福音館 人気ランキング&口コミ

『おもろさうし』における動詞の活用(三)

あすびよ

举例如下: 这是我学习喃字时写的东西(字烂勿喷)。 某些设备可能无法显示字符)。 这三类汉字组成了传统越南语的书面表记。 最后余下的第三类,则是由越南人自己创造的新制汉字,用来书写越南语固有词汇。 此文即所谓「天津祝詞」,是神道祝詞之一。 关于这首和歌可参考此回答: 综上所述,日语可以完全用汉字书写,不过会有所不便。 尽管如此,上述例句的行文结构、文法等皆为日语特有,和汉语近乎无关。 日语仅是借用汉语词汇及借用汉字为书写系统罢了。 更多关于日文汉字的内容请移步这篇回答: 3、琉球语 与日语道理类似,琉球语理论上也可纯粹使用汉字表记录。 然而琉球语有书面记载的历史不长,那个时候日本假名已经被引入琉球国,成为琉球语书写系统的一部分。 因此历史上留下的文书除了假名汉字交替记录的,就是汉文了。 如果通篇改成类似万葉仮名的方法记录,即可成为纯汉字表记。 现在认为最早的朝鲜语汉字表记产生于朝鲜半岛三国时期,而留下来明确记录的基本上都是新罗语,所以如果认为新罗语是朝鲜语的祖先,则可以认为朝鲜语纯汉字表记产生于新罗语。 提到乡札,那就不能不提到赫赫有名的 《處容歌》(처용가): 東京明期月良 夜入伊遊行如可 入良沙寢矣見昆 脚烏伊四是良羅 二肹隱吾下於叱古 二肹隱誰支下焉古 本矣吾下是如馬於隱 奪叱良乙何如爲理古 这首诗歌传说是新罗宪康王时期由龙王之子处容所唱。 他唱这首歌的时候,正看见瘟神和自己老婆搞在床上。 处容非但不愤怒,还开心地边唱边跳地倒退着离开了卧室,出了门。 等瘟神爽完了之后出来向处容道歉说我以后再也不敢来你家了。 于是后人开始在自家门口贴处容像,以避瘟神。 诗歌的背景和内容不重要,我们看这里汉字是如何被用来表记朝鲜语的。 如此观之,《處容歌》的表记方法实际上和日语例子中的「天津祝詞」是类似的,一些汉字词取意思,交叉用取音的汉字表示新罗语的内容。 关于训读和音读各位可以自己找一找资料,或者问一问懂日语的朋友们什么是训读和音读,这里就不赘述了。 最后奉上老干部体翻译: 《處容歌》 都城明月当空照,(東京明期月良) 半夜游玩心情美。 (夜入伊遊行如可 ) 回家一看我的床,(入良沙寢矣見昆) 床上竟有四条腿。 (脚烏伊四是良羅) 两条就在我身下,(二肹隱吾下於叱古) 剩下两条谁的腿?(二肹隱誰支下焉古) 本该是我的腿啊!(本矣吾下是如馬於隱) 不是我的怎么办?(奪叱良乙何如爲理古,这里只翻译了何如爲理古) 当然选择原谅她,原!谅!她! 相关回答: (全文完) 当然可以,汉字只是文字,用来表音或表意。 如果你愿意,英语和俄语都能用汉字书写,只需要建立一套拉丁字母或西里尔字母和汉字的对转系统就行。 日语中存在大量汉字词,的确容易让人误以为类似于方言。 但日语中也有大量片假名记音的西方来的借词。 从语法层面而言,汉语与日语的差异更大,其他几个回答中已经详细阐述了。 我提供一种理解汉字圈其他语言的方式。 当语和汉语碰撞时,两种语言的外部之间发生缠结现象,日语将汉语中的适合自己的部分纳为己用,如假名、借词等,但日语的深层结构受影响较小,因而在语法等方面的变动极为有限。 题主过度地关注了缠结部分,因而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题主提出这个问题,说明题主是对此观察并思考了的。 这是好事。 我觉得部分答主完全没必要冷嘲热讽。 以下只是粗见,若有错误还请指正。 先讲为什么不可行。 汉语属于汉藏语系,题主所举的闽晋吴粤语,都是如此。 越南语属于南亚语系; 日韩语可认为属于阿尔泰语系或者是两种可归为一类的孤立语系。 以日韩语为例,这两种语言都是黏着语,即通过黏着不同的词尾来完成不同的语法功能。 上述只是简单的几个例子,还有更为复杂的被动使役形等等没有举出来,更何况日语还有极为复杂的敬语体系。 训读由两个层次构成。 另外要注意,虽然是直接用了中土的发音,但由于两国语言固有的发音差异和语音的流变,不代表某汉字的音读=彼时该汉字的发音。 而训读则是 用汉字直接表记日语中固有的词汇。 万叶假名之后,就是平片两假名的诞生了。 这个有些复杂,就不过多展开。 试以一例说明之。 当然,训读一篇文章的方式不只一种,但其目的都在于使得能够读懂汉语(文言文)。 例如这首日本人自己写的汉诗: 秋夜閨情 他郷頻夜夢,談與麗人同。 寝裏歓如實,驚前恨泣空。 空思向桂影,獨坐聴松風。 山川嶮易路,展轉憶閨中。 介绍完了训读。 但这并不代表中文和英文就有亲缘关系,遑论谁是谁的方言。 在佛教传入中国,大量佛教典籍被翻译成中文时,也出现了类似现象。 已知日语翻来覆去不过就那几十个假名(音),对于每个假名(音),完全可以用一个汉字来对应表示(实际上这就是万叶假名的被创造出来的根据)。 我现在就可以编一个出来: 汉语:我喜欢日本动画。 现代标准日语:私は日本のアニメが好きです。 纯假名书写的现代标准日语:わたしはにほんのあにめがすきです。 看,是不是完全可以用汉字书写,就这么简单。 实际操作中,只要再考虑加上一些细节,比如怎么把日语的拗音促音长音这些东西用汉字表示出来,就可以完成用完全的汉字来书写日语了。 如果要保留日语中的汉字词汇,然后把其他假名(助词、词缀等)用汉字表示,则需要考虑得更多。 万叶假名也是类似的操作。 这就是我为什么讲万叶假名是实现日语完全用汉字来书写的可能途径之一。 不过,这都是日本人已经玩剩的了。 无论从辨识度还是书写方便程度上讲,万叶假名都不如假名方便,更何况对于同一个音,可能有几个万叶假名与之对应。 说到这里,我想题主应该彻底明白了。 日语完全用汉字书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但没必要。 另外,即使日语可以全完用汉字书写,也不能说明日语是汉语的方言之类的。 再举个极端的例子——汉语拼音。 理论上讲,我们完全可以用汉语拼音来进行中文的书写,比如, 我喜欢日本动画。 wo xihuan riben donghua。 这个链条比较粗糙,但显然这是不成立的。 上述链条也是不成立的。 例子不是很好,但可以帮助理解。 说两句题外话,汉字之于日语,我认为可以用高岛俊男在《汉字与日本人》一书中的话描述,十分贴切: 汉字对日语而言是一个棘手的重负,而且是一个深入骨髓的重负。 它原本就不符合日语的体质,无论经历多长时间也融不一起。 然而,若去除这一重负,日语就会退化。 贸然行事甚至会导致日语的死亡。 确实,这个重负没少祸害日语,但若没有它,日语也寸步难行。

次の

最近学到了一个知识。高天原爾神留坐須神漏岐神漏美乃命以知氐皇親神伊邪那岐乃大神筑紫日向乃橘乃小門乃阿波岐原爾禊祓比給布時爾生坐世留祓戸乃大神等諸々禍事罪穢乎祓閉給比清米給布登申須事乃由乎天津神地津神八【明信片吧】_百度贴吧

あすびよ

0pUV1qse1KvTzqD! 2qPTzqMT1qDV2TRXzqs52pU! 2K3e0kP! 0ks5zqMQ0qPR2LRXzqs52pU! 2K3e0SH50kHSzqMV2qH! 2iRXzqs52pU! 2K3e2q3U1qv5zqMQ2qPS0LRXzqs52pU! 2K3e2kn51qD5zqMU1K0T0LRXzqs52pU! 2K3e1K0! 0kj5zqMQ2KjT1LRXzqs52pU! 2K3e0qPR0S3T2TUX2qnT2k0c0pUV1qse1KvTzqMX2kMU1qPe0qH51qPXzKMe2qjVzqnU0iUX0S0X0SjXzqMQ2SM50iRXzqs52pU! 2K3e0qv51Ks!

次の

ちょいワル親父!:2012年03月31日

あすびよ

0pUV1qse1KvTzqD! 2qPTzqMT1qDV2TRXzqs52pU! 2K3e0kP! 0ks5zqMQ0qPR2LRXzqs52pU! 2K3e0SH50kHSzqMV2qH! 2iRXzqs52pU! 2K3e2q3U1qv5zqMQ2qPS0LRXzqs52pU! 2K3e2kn51qD5zqMU1K0T0LRXzqs52pU! 2K3e1K0! 0kj5zqMQ2KjT1LRXzqs52pU! 2K3e0qPR0S3T2TUX2qnT2k0c0pUV1qse1KvTzqMX2kMU1qPe0qH51qPXzKMe2qjVzqnU0iUX0S0X0SjXzqMQ2SM50iRXzqs52pU! 2K3e0qv51Ks!

次の